不喝咖啡不读书会死星人

(授权翻译)From the Cradle to the Grave

From the Cradle to the Grave《从生至死》 

by jezziejay

简介

倒不是因为Sheriff不喜欢Derek。只是他觉得Stiles可以找到更好的。

但Stiles现在已经成年两年,他可以自己做出选择,即便这个选择非常糟糕。

而且,Sheriff也不喜欢Derek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原文链接→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274539

我就碎碎念一下:很喜欢sterek尽力了很多之后,自然而然地走到一起,再打打闹闹但又甜甜蜜蜜地生活下去的故事。更喜欢Stiles和爸爸也许是作为单亲家庭,而长年形成的深厚的父子之情,不过对于某些时刻,也许他俩更像兄弟。虽说警长爸爸已经叫Noah了,但是这么几年来大家多半默认他叫John,所以一下也有些舍不得。

还是有些部分选择了意译,仍旧推荐大家有机会的话去阅读原文~unbeta,有任何不对的地方都欢迎各位批评指正。

以下是正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倒不是因为Sheriff不喜欢Derek。只是他觉得Stiles可以找到更好的。

但Stiles现在已经成年两年,他可以自己做出选择,即便这个选择非常糟糕。

而且,Sheriff也不喜欢Derek。

 

他儿子和Derek间的关系才开始不久。好吧,但状态进入得非常快。显然他俩之间本来已经这样不温不火地持续了几年,Sheriff不需要知道这个。不温不火,呃。他也不需要碰巧撞上事后才知道的他俩间的初吻,当时Stiles被抵在厨房的料理台上,手指缠着Derek的头发。

直到Sheriff用力把门关上他们才停下,并且像被烫伤的猫一样立即内疚地跳离对方身边。

“你没听见他进来?”在他们三个之间尴尬地对视之后,Stiles冲Derek尖声问道。

“呃,没有,”Derek看着John,看上去就和Stiles听上去一样震惊,“我……没听见。”

“好吧,”John说,“我们就权当做Derek一时失神的时机不太走运,”他不想去细想到底是什么事能使Derek如此分心,以至于他的超能感官都失去了作用,“还有,这算是什么?”

“一次约会?”Stiles不太确定地说。

Sheriff把目光转向从Derek的夹克上的一道口子里淌出来,然后滴在地上的血迹。他的头发上有些树叶,还有些黄色不明物夹在胡茬里。

John带Claudia进行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时,他像一个绅士一样按响门铃,手里捧着分别给Claudia和她母亲的花束,还有一瓶为她父亲准备的红酒。他当时穿着西装,勒着领带,粗呢的外套即便是隔着衬衣也让他感到有些痒。他称呼Claudia的父母为“女士”和“先生”,还礼貌地帮Claudia穿上她的外套。他为她打开车门,一起开车到沿岸的一家小餐馆去,帮她拉开椅子,用餐结束后和她共舞,他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规矩地搂着她的腰。后来他开车送她回家,亲吻她的脸颊,等到她安全地进屋后才开车离开,脸上止不住的笑意。

他可没有在身上布满恶魔粘液,还把血滴在厨房地砖上时啃掉她的嘴。

看,他说Stiles可以找到更好的,指的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

Derek第二天晚上出现时,穿着稍微清爽利落的衣服,还拎着一篮给John的水果。

John低头看着那篮水果,“你就不能给我带点松饼?”

“Stiles说你爱吃水果,”Derek为自己辩解。

不用说,这完全是更好地证明了Stiles受到了哄骗。

就在这时,Stiles蹦蹦跳跳地走下楼,穿着印花T恤和红色牛仔裤。Derek傻傻地看着他,好吧也许John也曾用那种眼神看过Claudia。直到她父亲照着他的头上来了一巴掌。

John非常乐意也给Derek来那么一下。

“回见,爸爸,”Stiles喊道,John眼见他俩急匆匆地往车那里去。Derek走在Stiles前面,根本就不注意Stiles有没有跟在他身后,也没有为Stiles开车门。

没礼貌

John皱眉看着果篮,把水果倒进家里的果盘里,才发现篮子底部好好藏着一瓶尊尼获加蓝方威士忌。

John怀疑Derek从哪儿听说过这是他的弱点,但是Sheriff是不会因为华丽花哨的酒就这么轻易动摇的,即便这确实使Derek暂时看起来叫人满意。这仅仅是有助于缓解John与住在街对面的那个白痴Alberts之间的夙仇。他们间的恩怨起源于一只狗和一份报纸,而后逐步演变成全面冷战。有一晚,在和局里的同事们喝高了之后,John曾撞见Alberts,他当时紧紧抱住对方,还说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”,说这话的时候他确实挺诚恳的,至少持续到John清醒的那一刻。

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,Alberts在自家门口冲John挥手,但John却当即指责对方在消防栓前违章停车。

所以,他这也就是就着Derek开开玩笑。

 

John喝到第四杯的时候,他家大门被人破门而入了,Derek横抱着失去意识的Stiles走进来。一切酒精带来的热度瞬间离开John的身体,他只感觉伴随恐惧而来的寒冷。

“他没事,”Derek喘息着说,“一个精灵把他掐晕了。但他现在已经恢复了呼吸。我得走了。看好他。”

然后他就掉头走掉,而John想冲他大喊自己并不需要听某个……罪犯说教怎么当家长。

不多会儿Stiles就醒了过来,而他咳嗽着醒来后第一反应就是问Derek呢?

John想接着他的问题回答。跑去追那个精灵了。他是永远不会回来的。顺便说一句,我有没有跟你说过,局里的Jeanette有个很可爱的儿子在Berkeley学精算师?你俩在那儿可以一起玩。

而John最后说出口的只是“我不知道”。他扶着Stiles上楼,在Stiles痴痴地望着窗外时陪他坐在一起。

直到凌晨时分,Derek才向上推开窗户爬了进来,动作娴熟得就像他以前就这么干过一样。像干过很多次一样。

“嘿,”Stiles长舒口气,整个身子都放松下来。

Derek跪倒到Stiles身前,手掌覆上Stiles的眉间。“问题解决了,”他可以说得再含糊一点。

“你是说,问题被斩草除根了,”John说。他在想,如果有提出相似联邦诉讼的先例的话,自己能不能以“杀掉精灵”的罪名逮捕Derek。他明天一定要去查一查。

“我的意思是它离开了这里。”Derek说,目光一刻不离Stiles,“地理位置意义上的离开,不是说离开了这个世界的离开。”

John不相信地哼了一声,惹得Derek转头意带揶揄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对方说道,“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直到John爬上自己床上他才意识到,刚刚自己这是被DerekHale赶出了自家儿子的房间。

换成现在年轻人的说法就是——什么鬼。他那时可从来没有见过Claudia的房间长什么样,也从来不敢这么嚣张地跟她父亲说话。

“我从来没有这么嚣张地跟你父亲说话,”他向Claudia低喃道。

他甚至能想象出她的轻声笑语。“别这么打压年轻人的爱情。”

“年轻,”他忍不住嗤了一声,“Hale至少比Stiles大八岁。”

“而你比我大六岁。你想表达什么?”

“呃好吧,”John气呼呼地说,“我从没见过你房间里边长什么样。”

“你是没见过,但我可是很熟悉你的皮卡后座长什么样。”

 

Stiles回来过寒假,而他甚至都没提过Jeanette的儿子。他就直接消失去了Derek那里,直到两天后才神情痛苦面色苍白地回家。第二天一整天他都躺在床上,John用虾片才将他从卧室一路哄到了沙发。

“我不想谈这事,”他躺倒在沙发Sheriff旁边,不开心地嚼着春卷时终于说道。

这其实让John很高兴。他有自己的儿子,他的中餐,还有电视上的比赛,一切应有尽有。

而且最开心的是,没有Derek Hale。

“你会慢慢忘了他的,”John故作聪明地说,“还有更好的在等着你。”那个更好的有可能就是Jeanette的儿子。他可能是一个朋克摇滚乐队的主唱,脸上坑坑洼洼的比漏勺还难看,名字可能叫作Studz,但是John会慢慢接受他的。“他大概出轨了,是吧?”

Stiles听到突然一怔,立马反应道,“什么?不,上帝啊,不。爸。Derek出奇地忠诚。”

John抿起嘴唇忍住笑。关于狗的笑话来得有些快。

“我们间只是出现了一次愚蠢的争吵,”Stiles说,“然后他说——”他突然开始的抽泣让John仿佛太阳穴受到一记重击。

“他说了什么?”John问。

“他觉得我没了他会更好。”

John再同意不过了。

“每个人都认为我没了他更好,”Stiles气息不稳地接着说,“很显然,我的感受根本不重要。”

John并不——他不——是不会因此感到内疚的。这都是为了Stiles长久的未来考虑。他们以前就遇过相似的情况。Stiles六岁的时候,有个马戏团进城里来,Stiles就打包了自己的行李要去加入他们。“就去几个星期,”他还承诺道,“我会在Scott的生日前回来的。”而现实也伤透了Stiles小小的心。

Stiles的手机从他下楼来就一直静音,但从刚刚就一直在沙发上他俩之间静静地振动。John把它拿起来放在桌子上好让Stiles够不着,而他没法忍住不去看跳闪出来的信息。

大酸狼:Stiles,求你了。

John怔住片刻,最后将它撇到一边去。Derek有过他的机会,而他没有珍惜。

“我爱他,”Stiles静静诉说道,当John转头看他时,他的孩子眼中闪烁着大颗大颗的泪珠。

但Stiles也曾爱过小丑Dozo。而等到Scott的生日来临的时候他早就把它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“他让我快乐。”

“他让你伤心流泪。”John坚持说。

“他也让我欢笑,”Stiles无所谓地耸耸肩,使劲抹着眼角的泪水,“再说,你能说你就没让妈妈哭过?”

噢,这招有点太损,居然把他和Derek之间的这些事拿来和他与Claudia作比较。

就一次。他只害Claudia哭过一次,说的那些话刺耳到直到现在还句句徘徊在脑海。“跪下。”当他到到她父母家去乞求原谅时,她父亲这么对他说。

John当时跪了下来。Claudia的父亲还不足五尺四寸,但他的拳头非常有力。他给了John几分钟擦拭鼻子里流出的血,然后告诉他去弥补一切。

Derek要是来上门求取原谅,他最好张开腿任凭John好好踹他一脚。

“Stiles不想见你,”他说,右脚已经开始跃跃欲试地抽动。

“我知道,”Derek悲惨地说,John此时仔细一看,Derek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悲惨的气息,无论是他塌下来的无力肩膀,还是双眼里空洞的神色。

John叹了口气,“听着,你应该——”

“Derek,”Stiles伤心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,John准备转身挥手将他支开,告诉他这里没什么好看的。但是Derek和Stiles立即朝对方身边走去,而在他们跳进彼此怀抱的过程中,Sheriff好似还有点被推倒一边去。

没关系,他想。这样的结束也很好,好好地告别。这样才不会有情感上一味的消极压抑,免得往后会疯狂吞噬内心。

就这么放手一切吧。

问题是Derek和Stiles却不打算放手。他们将对方抱得比以前更紧,紧随而至的是Sheriff数都数不过来的心碎的道歉,以及无数的细碎亲吻。

“不用管我,”他咕哝道,双手摊开掌心,打算以这样的姿态应付来自两人的任何异议。

然而没有任何人在意他,也没有任何人有异议。Stiles和Derek此刻光顾着再次抱紧对方。

 

Stiles回到大学去后,还是和Derek保持着关系。John知道这点是因为有时他给Stiles打电话的时候,能听见对面有Derek的声音,有时是问Stiles想吃什么,或者他在图书馆借的书是不是该还了,又或者他有没有准备好开始玩游戏。

“什么游戏?”他迅速问道,因为上帝保佑啊,要是Stiles成绩下滑,而罪魁祸首是Derek那个恶棍——

“哦,我们在玩一个Derek要假装是历史上某个著名的刑事学家,而我要问他问题,他只能回答是或否的游戏。如果我觉得我大概知道他究竟是谁时,我必须列举出至少三项与该学者相关的理论中的基本观点,然后才能告诉他我猜测的结果。昨晚我们已经把所有亚文化差异交往理论给过完了一遍。今晚我们打算看符号互动理论。”

Sheriff完全无法想出要怎么接话。

“不完成我就不能吃冰淇淋。”Stiles接着说。

那个Derek,如此——固执

那天夜里晚一些的时候,他跟Claudia自嘲这件事。

“现如今,我们儿子嘴里说出的话里面,基本上有一半我都没法理解。”

“你这么聪明,”她说,“我敢肯定,只要你真心想的话肯定能明白。”

“我甚至都不确定我想不想理解符号互动理论。”

“是啊,亲爱的。符号互动理论。你就当我说的是这个好了。”

 

夏天再次来临,Sheriff正在观赏着前院的樱花,突然樱花树打了个喷嚏,散落下来像庆祝彩屑般的粉色花瓣。

老天啊。

“Derek?”

Derek的脑袋从花簇中探出来,“Sheriff。”

“你还好吗?”

“今天空气里的花粉粒浓度有点高,”Derek抽了抽鼻子。

“是有点高。出了什么事?”

“Stiles在犯蠢。”

“我明白了,”John懒懒地说。他需要就此打住这段对话。Alberts正在给他的草坪浇水,而John自己正在和一棵树说话。“你为什么不直接从窗户跳进去?我知道这是你最爱的方法。”

不过,透过树枝,John能看见Derek正躁动不安地看着他刚刚说的那扇窗户,“Stiles在窗台上撒了火山灰。”

John心里暗爽。他养大的孩子可绝对不傻。

 

“你先别急着开心,我们只是在吵架不是要分手,”Stiles躺在床上说,脸上盖着本连环画册。

“我又没想说什么。”John撒谎道。真要说的话,他一直在找机会提起给警局送甜甜圈的那个家伙。每错,他是有前科。但谁没有点小偷小摸呢?或者胡窃海盗。重点是Kevin现在已经洗心革面了。他还跟John说过,他想推出更多的甜甜圈口味的想法。他提到过一个树莓&烤土豆的混合口味,但Sheriff那时候没来得及回应——因为他原本有一支上好的钢笔,前一分钟还在,这一秒就不见了。

“有只beta狼,他对我有些着迷,”Stiles解释说,一边怒视着窗户,“本来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,直到某个人发现了这件事,然后变成了一个巨型不开心宝宝。”

“我听得见你说话!”Derek冲他回喊道。

“我他妈难道在说悄悄话吗?!”

John屏蔽了他俩的对话。也许这只beta狼大有前途,他可能非常正派举止得体。Stiles想也不想就拒绝他,这未免有些过于草率了。

“就算这个beta先生有点搞不懂普通社交暗示,比方说我身上满是两个不同的alpha的气味,”Stiles又说,“但我觉得这点才是让他困惑的地方。他大概能同时闻到Derek和Scott两人在我身上的气味,然后就觉得也许我们是那种和谐的分享关系……”

树上传出Derek恶狠狠的低吼声。

John就不掺和了。他一脚都踏出房门了,眼角却瞥见某样东西。那是一个灰白大理石浮雕相框嵌着的一张照片,照片里是Stiles、John和Claudia。原来那张因为拿来拿去,而且John曾打算把它烧掉,所以已经皱得不行。

“你从哪儿搞到这个的?”他的手指轻轻滑过边框。

Stiles抬头看了一眼,“你把它丢进壁炉之后,第二天早上我又把它弄了出来。”他耸耸肩。

这是一张完美地复制品,所有的细纹、指印还有污迹都被处理掉了,他们所处的那一刻被清晰地捕捉下来,Claudia抱着咯咯笑的Stiles,那样子太过真实,而里面John的表情就像他无法相信自己拥有了这一切一样。

“Derek为我做的这个,”Stiles接着说,“他是在Berkeley帮我整理带过去的行李时发现的,然后就帮我复原了这个。”

John皱了皱眉。Stiles离开家去大学那段时间,并不是他的生日或者什么重大节日。“为什么送你?”John问道。

Stiles表情变得有些困惑,“因为我啊,这就是为什么。”

Sheriff好一会儿才开口,“你为什么不给我看?”他最终说。

Stiles又重新开始看那本连环画,“因为我不想听你数落它的不是。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。”

John很好地听懂了潜台词。“我不想听你数落Derek的不是。不是说这张照片。

 

“嘿,Derek,”几分钟后Sheriff嘘声招呼道,“我给你做了个三明治。接着!”

Alberts看着John朝树上扔了只纸袋。John对他比了个中指。

“谢谢。”Derek惊讶地轻声说。

“老天,你应该站在我这边。”当Sheriff回到屋子里时听见Stiles冲自己喊。

是啊,John想。真奇怪。

 

但情况再次发生了扭转。

他们身处一所废弃的仓库,而眼下Derek正浑身是毛地四肢着地,准备着撕开那只还在闻Stiles气味的beta的喉咙。

不是Sheriff不感激Derek超级旺盛的忠诚感和过度保护欲,但是这场较量确实不公平。他可以直接逮捕这个beta,给他上点麻药再扔远些。搞不好有个狼群在什么地方找他,而且现在看来他也没有伤害Stiles的打算。他只是对他着了迷。

“不,老兄,”Scott悄声说,“远远不止这样。那个家伙打算绑架Stiles。”

好吧,也许Sheriff对Derek给那混账几巴掌,再警告那个beta“他妈的离不属于你的东西远一点”这些做法毫无异议。

但Derek是真打算咬破对方的喉咙。而Sheriff是执法人员。

他探身上前却被Scott拉回来,“别犯傻,”他说。

Sheriff震惊不已,“我们不能就这么任其发展下去。”

“但我们没法阻止,”Isaac说。

“你能阻止他,”John转向Scott,“你是一个alpha。”

Scott摇摇头,“但不是Derek的alpha。”

“至少试试!”他低吼道。

Scott叹了口气,“好吧。Derek,离开那只beta。”

Derek听闻突然扭过头,饿狼般流着唾液,眼中只有狂暴与愤怒。当他发出充满敌意的咆哮声时,John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“好吧,”Scott小心地说,慢慢后退,“至少我试过了。他已经完全失控,最好别再想着继续干涉他。”

老天啊,Sheriff想,我就要看着我的姑爷在我眼皮子底下杀掉另一个活物了。

就在这时,Stiles冲了进来,一如危急时刻现身的英雄,出场就翻了个白眼,“Derek Hale,立即放下那只狼!”

他那么理所当然地轻易走向Derek,让Sheriff没法不条件反射地作出反应。Derek很可能会杀了自己,但不管怎样Stiles都是John的崽。

这次Scott又把他拉了回来。“没关系的,”他承诺道。

Derek好像完全忘记了那只beta的存在,只是伸着脖子看着Stiles靠近,而且,亲爱的上帝啊,他的尾巴正拍打着地面呢。

“你听见我说的话了,先生。把他放下。”

Derek哀怨地哼道,摇了摇头。

“别跟我说不行,”Stiles坚定地说,冲Derek摆了摆手指。

Derek呼哧呼哧地扭头去看那只beta,然后不情愿地向后抽开身。

“你遇上大麻烦了,伙计,”Stiles话音刚落,Derek就发出可怜的嚎叫。Stiles迅速上前走近Derek,而Sheriff被他的举动吓得全身僵硬。但接着Stiles停下来伸开双臂时,Derek居然真的趴下身开,脑袋埋进前爪之间。老实说这景象有些搞笑。

“在我让你行动之前,你别动,”Stiles警告那只beta,“当我让你跑时,你最好拼命地逃。因为这确实关乎你的性命。而且你他妈别再回来了。”

那beta出神地看着Stiles,看得Sheriff都恨不得翻白眼了。一旁的Derek又开始低吼。

“跑!”Stiles说,同时一只手落在Derek身上。仅仅是这样就能让Derek待在原地,看着那beta光速逃离现场,扬起一阵尘土。

Derek瞪着Stiles,但那都只是假象。

“你少跟我来这套,”Stiles这么说,但他还是容忍Derek用鼻子往他手心里蹭,“变回来!”

Derek还是摇头,但Stiles双手叉腰地看着他。Derek探身用鼻子碰碰Stiles,不过Stiles直接躲闪开来。

“我说了变回来!”Stiles这次说得更大声,“然后我和你要好好进行一次漫长的谈话,主题就是我之前是怎么告诉你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下的,还有你不能干掉每一个打我主意的人。”

突然间Sheriff开始可怜Derek。Stiles曾跟他谈过“每天饮食五要素”的各种好处,那真的一点都不有趣。

看起来Derek也非常清楚这一点,因为他立马就发出痛苦的哀嚎。他腾地一声扑在地上,再扭着身子靠近Stiles,完全不知羞耻。然后他滚了一圈冲Stiles露出肚子,仰着脖子,简而言之就是……装死。

“我都替他觉得尴尬。”Scott不忍直视地叹气道。

“太丢人了。”Isaac当即附议。

Stiles立即控制不住地被Derek的表现萌倒。他抬起一只脚去蹭Derek的脸,而当Derek用牙咬住Stiles的脚踝的时候,Sheriff都感觉要迎来自己今晚以来的第五次心脏病发了。

他那巨大的,长长的,尖锐的,犬牙。

但Derek只是轻摇着Stiles的小腿,把他的袜子咬下来,好伸出舌头舔舐裸露出来的皮肤。

“大笨蛋。”Stiles的语气里充满了欢喜,Derek呼应着吠了一声。

Stiles蹲下身,Derek几乎是瞬间就扑了上来,他把鼻子埋进Stiles的颈部,一直蹭到Stiles抬起双手抚摸他后背的毛才满意。

Derek此时看上去就跟一篮子小猫咪玩着线团一样吓人。

“变,”Stiles说,而Derek停止了他满足的低鸣。接着Stiles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。

“真恶心。”Isaac说。

“我不需要听见那个!”Scott也点头。

Sheriff很开心自己听不见。

Derek慢慢变身回人形,Sheriff看着他的爪子变成手和脚,变成手指和脚趾,同时他的脊背先变短再伸展,而他的毛发则……消失了。

最后就是完完整整的Derek,就那么躺在Stiles怀里,任由Stiles梳理他的头发,就像John打理自己的外套一样。很显然,这个人类Derek也会舒服地哼哼。

“只有一样东西比你的狼性更强大,”Scott说,“那就是你的锚,你的精神支柱。”

Stiles选择在这一刻抬起头朝这边看过来,当他注意到Sheriff在场时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嘿,老爸,”他欢快地说,“我没注意到你也在这。”

“嗨,儿砸,”Sheriff挥了挥手。

“那么,我需要和这位疯狂·占有欲·狼先生谈一谈。”Derek又开始哀嚎了,脸躲进Stiles的肩窝里,就像他已经改过自新了一样。

话说回来,他的确最好改改这个性。

“这就是说我要是回家,至少也要到……”

“明白,”Sheriff说,把枪别回腰间枪套里,“那就……随便什么时候见吧。”

他跟着Isaac和Scott一起离开,这会儿比起害怕Derek,他倒是替Derek感到担忧了。

也许他可以邀请Derek来吃下周日的午餐,他们可以在Stiles给他们仨做炖豆子的时候,好好互相安慰一下彼此。

爱上Stiles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,但是要好好爱他则非常难。Derek和John就应该一起组成个互助小组什么的。

 

“我真担心,我们儿子居然对另一个人有如此大的控制能力,”那天晚一些的时候,John这样告诉Claudia。

“就像你对我,我对你一样。”她微笑道。

“是啊,”他轻轻地坦白,“真的很吓人。”

“爱情一直都是这样,”而她是那么美,一直完好地活在他的记忆里,一直活着,“这张床感觉真奇怪,”她说。

“奇怪?”

“对。就像也许是时候让另一个人睡上来了。”

 

几个月之后,在他们共同经历完又一次超自然生物事件后——而且说真的,必须有人来好好着手给这群生物分分类了——正当他用唇把Melissa压在墙上的时候。她头发里裹着树叶,而他下巴上沾着黏糊糊的东西,John本来完全不在意以上这些,直到他听见大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才顿时感到大事不妙。

“这算是什么?”Stiles深吸一口气。

“我们的初吻?”Melissa说。

“一次约会?”John说。

“爸爸,”Stiles告诫道,“你可以做得更好。”

“是是是,”John被斥责后应声说。但是他可没有一点松开Melissa的意思。

“我希望你会请她吃晚餐,”Stiles继续说,“她至少应该被这样对待。还有,Scott知道……”

“Stiles,”Derek说,“我们走吧,让你爸爸和Melissa单独待会儿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Stiles还准备奋力挣扎一下。

“没什么但是,我们要走了,”Derek坚定地说,直视着John的双眼,“在走之前,我们只想说我们真替你们开心。”他看上去竟然显得特别年轻而诚恳,John丝毫不怀疑他说的每一句话。“幸福值得你双手紧握。”

“他的双手可握了不少东西呢。”Stiles倔强地说,眼睛盯着他爸手臂坏绕着的Melissa的腰肢。

“我们这就走!”Derek坚持说,一手牢牢地拽着Stiles的胳膊肘,开始把他往门口引,“我们会待在我那里,”他告诉John,John只能愣愣地冲他点点头。

Stiles直到消失在门外时,还在震惊地碎碎叨叨,对他爸爸缺乏骑士精神感到相当不满意。

接着Derek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又出现在门边,冲他俩竖起两个大拇指,便再次消失在门口。

“我喜欢他,”当门关上时,Melissa说。

John还给她一个微笑,“他也就还行吧。”他猜想。

Stiles绝对可能遇上更糟糕的人。甚至很难找到再好一些的了。

然后当他俩再次亲吻的时候,他报以Melissa最好的礼节,那就是专心想她,心无旁骛。

End

评论(4)

热度(60)

  1. Hypnos不喝咖啡不读书会死星人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毫不害怕地走进那里超棒啊啊啊啊啊后面大酸狼(gou)撒娇更是可爱!